重生之傲世狂婿
请收藏本站 https://www.shenweiju.cc

重生之傲世狂婿(秦晨,苏婉仪)

主角:秦晨,苏婉仪

分类:都市小说

作者:贰笔青年

状态:已大结局

更新时间:2022-08-05 12:12

精彩点评

    《重生之傲世狂婿》中的秦晨苏婉仪是主要人物,随着故事的不断发展,读者很容易被故事情节和人物情绪吸引,读起来代入感很强,故事非常的饱满,《重生之傲世狂婿》讲述的是:秦晨打拼多年,身家几十亿!新款大G刚买不到三个月,两套别墅正在装修。还没来及享受,一场醉酒,他莫名回到了1998年,给人做赘婿,混吃等死,天天被人指着鼻子羞辱,丈母娘还要逼着老婆跟别的男人!这日子一天都不能过下去!他能白手起家,就不怕重来一次。他要把上一世属于自己的东西,重新拿回来,更要甩掉赘婿的耻辱身份。重生的方式有一万种,秦晨选择的是王者归来,踏上巅峰!...

    《重生之傲世狂婿》章节试读:

    “像他这种赖货,活该醉死!浪费葡萄糖!”

    “下周二你表哥来接你,快和他生个孩子,我跟你爸也有个盼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垃圾,让他给孩子做个便宜爸,真是丢尽我们老苏家的人!”

    岳母的谩骂在耳边萦绕。

    脑袋昏胀,秦晨心底无限绝望!

    整整两瓶高度白酒下了肚,他还是没能回到以前的时代!

    看样子,是真的回不去了!

    “妈,少说两句。”苏婉仪把岳母推出房间。

    秦晨睁开眼,床边摆着只铁质的点滴架子。

    这种架子一旦倒下,很容易伤着人。

    2021年,已经没有哪家医院还在用它。

    “周二表哥要来接我。”苏婉仪在床边坐下:“他让我觉得恶心,可你这个样子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晨听见她说的话,脑子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导致回不去?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!

    可他却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既然回不去,就只能暂时接受眼下的身份!

    有那么个丈母娘!

    在苏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!

    以前的秦晨会怎么做,他管不着!

    可他不能忍受天天被人指着鼻子羞辱!

    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婆跟别的男人!

    虽然对苏婉仪根本谈不上感情。

    但他丢不起那个人!

    必须做点什么!

    “我得做点什么。”苏婉仪眼圈通红满心绝望,秦晨一句话,把她给说愣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她不敢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得做点什么!”秦晨坐起:“不能这么混吃等死!”

    苏婉仪懵了。

    和秦晨结婚两年,从没听他说过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摸了摸秦晨的额头。

    没有发烫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发烧!

    酒!

    对!

    一定是酒精的作用!

    他肯定是在说醉话!

    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认定是酒精的作用,她还是不肯放弃刚生起的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拔掉还没打完的点滴,秦晨下床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苏婉仪问他。

    秦晨摆摆手,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1998年,农民工进城潮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大量农民工“离土又离乡,进城入工厂”,给城市发展带来契机,同时也为商业繁荣带来机会!

    上一世,他选择入市的时机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很多产业趋于成熟,赚钱不是那么容易!

    而这一世,他的时机恰好!

    经济形态正在转变,市场不是特别规范,很多产业存在真空!

    只要把握住机会,赚个盆满钵满还是难事?

    丈母娘马梅坐在客厅,正在看电视。

    见到秦晨出门,她一蹿老高:“又要死哪去?出门当心被车撞死!我家姑娘可不替你守寡!”

    只当没听见,秦晨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死外面吧!别回来了!”马梅跳着脚骂:“废物点心!活着也是糟蹋粮食!”

    “妈,人都走了,还骂什么?”苏婉仪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他就来气!”马梅气鼓鼓的坐下:“选他做上门女婿,不就是因为长相还成,指望着能生个好看点的孙子。结婚两年,他连屁都没给我和你爸一个。家里的忙帮不上,孙子也抱不成,你爸早就想要他滚蛋了!”

    提起生孩子,苏婉仪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自从秦晨进苏家的门,她就没允许对方碰过自己。

    凭秦晨一个人,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生出孩子来!

    可她又不敢跟马梅说实话。

    担心知道真相,她妈又闹出事情!

    秦晨出了门,先跑到劳保用品店,花十几块钱,买了身绿色迷彩服。

    他上辈子就是靠着这身打扮,混进一群接活的农民工里,带着他们组成装修队。

    想要赚钱,手里不仅要有资本,更重要的是得有人!

    换上迷彩服,他在街上溜达。

    没多会,瞅见路口花园外蹲着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面前摆着一只只硬纸牌。

    牌子上分别写着“瓦工、木工、水电工……”

    正愁找不到人,碰见这么一伙,秦晨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凑了过去,往人堆中间一坐。

    十多个人都警觉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戗行啊?”有个瓦工一把揪住他的领口:“哥几个十多天没找到活了,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领口被揪着,秦晨也不恼:“我不是戗行来的,是给你们找活干的!”

    “说吧,要我们干什么?”瓦工松开手,疑惑的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不太相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秦晨整了整领口,掏出包红塔山,每人散了一支:“哥几个都是本地的?”

    “淮城这小地方,本地人都活不下去,外地人谁来?”瓦工横了他一眼:“有活给干说话,没活就滚蛋!别耽误哥几个等活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得先问问价钱。”秦晨笑嘻嘻的说:“谈拢了,才好给你们找活干!”

    “玩哥几个来了!”瓦工想发作,看了看手里刚点燃的香烟,又把火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抽了人家的烟,还真不好发飙。

    “哥几个,知道为啥没活干不?”秦晨对他们说:“因为你们散。等点小活,谁有事做,赚俩小钱回家。没事做的,只能在这耗着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都翻他个白眼。

    道理他们明白。

    可他们这些人,有的只是手艺和力气。

    不等活干,难不成喝风屙尿?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看你也不是诚心找我们做事的。”有个老木工开了口:“谁也没得罪谁,没事别拿穷哥们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抽了你的烟,老子弄死你,信不?”瓦工是个脾气暴的,话里话外都透着不客气。

    秦晨撇撇嘴:“看来是不信我。要不打个赌,我去找活。只要能找到,你们跟着我干!做成什么样,我说了算!我不满意,马上返工。活按件计,干成一样,算一样的钱,怎样?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都是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老木匠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年轻人,别吹牛!我们天天等都没什么事干,你能找到活?”

    “就说答不答应?”秦晨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哥几个天天在这,答不答应,还不都是一样。”瓦工冷笑: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找到什么活干。”

    秦晨站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灰尘:“等着吧,三天之内,肯定给你们找来干不完的活!”

    他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瓦工啐了口唾沫:“吹牛逼,跑到这涮哥几个来了!”

【更多精彩内容】

贰笔青年的作品
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