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农娘子
请收藏本站 https://www.shenweiju.cc

药农娘子(温竹青,齐瞻)

主角:温竹青,齐瞻

分类:言情小说

作者:今年霜降時分

状态:已大结局

更新时间:2022-08-05 12:02

精彩点评

    今天推荐给大家的是一部言情风格小说《药农娘子》,该小说是今年霜降時分的作品,整个故事创作的思路很清晰,比较简约明朗,下面是小说内容简介:穿越成农家女,温竹青表示不怕不怕,好在有医术傍身,我可以发家致富奔小康......咦?你怎么不按套路来?还没吃苦咋就采了人参娃娃吃穿不愁?还没有被媒人踏破门槛咋就有了个未婚夫?明明小村姑咋就成了身世复杂出身大家?好吧好吧,征服狡黠的未婚夫,拿下商界头把交椅,也算你是人生赢家!...

    《药农娘子》章节试读:

    这人穿的石青色长袍也有滚边翻毛,毛色像是狐狸,和帽子是一色的,这么一看绝对不是村里人,应该和伤者一样,是城里的公子哥儿。

    那人脸上表情很是古怪,松了手的同时还奇奇怪怪的打量着她,又抬头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周围围过来的村里人都关心的看着,也有按照这小姑娘的吩咐去找树枝、板子的,却没有一个人质疑这么年轻的小姑娘,能不能治疗伤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周围传来了些喊声:“五爷,五爷!”

    “二爷,二爷!”

    几个穿着棉长袍的小厮模样的人均是满头大汗的跑来了,有人大叫着:“哎呦,我们家二爷......二爷,您没事吧?!”

    “五爷您没事吧?!”几个小厮惊叫着扑过来。

    温竹青用汗巾子将伤口靠上的位置扎住,这时候村里人已经找来了树枝,她吩咐着人帮忙,将伤者受伤的腿用树枝夹紧固定住了。

    诊了诊脉,人在局部络脉损伤,气滞血阻疼痛,脉象上便会表现出来。伤者脉来缓和有神,外伤看起来也不严重。

    初步诊断,伤情不算严重。

    木板也找来了,温竹青叫大家小心的将伤者抬到了木板上:“平躺,送进城吧,路上尽量减少颠簸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爷的小厮们已经挤了过来,将木板上的伤者抬了起来,其中一个问穿石青色长袍的年轻人:“五爷?”

    不知道想问什么,那五爷点点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厮们便将伤者抬走了,那个五爷对周围人抱拳作揖道:“多谢众位帮忙,多谢多谢。”又对温竹青道:“多谢这位姑娘。”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众人并温竹青都是连连摇手:“没事没事,快送受伤的人进城去吧!”

    樵夫们甚至还很愧疚,人家毕竟是被自己砍倒的树压到的。

    五爷好像也没有要追究这个的意思,道了谢之后便去牵了自己的马,跟着抬伤者的人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樵夫们才松口气,其中一个四十来岁满脸大胡子的,是桃花村里正的大儿子,叫乔大,过来对温竹青道:“大姐儿,幸好你在啊,才没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温竹青忙安抚众人道:“那个人不算很严重,或者腿断了,运气好的话没有断,伤的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严重?”另一个村里的汉子道。

    温竹青道:“内脏没有损伤,只是些外伤,养养就没事了,算是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要是肚子破了肠子断了什么的,那才要命了呢!”乔大点着头赞同温竹青的话。

    另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便问他:“乔哥,咱们要不要跟个人去看看?万一......他要是讹咱们怎么办?好歹跟着人去,伤的严重不严重,花多少的......咱们也能有个数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一看就是城里的公子哥儿,能缺那点钱?不会讹咱们吧?”一个人马上道,最后结论却又不能肯定,疑问的去看乔大。

    乔大沉吟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事就跟温竹青没关系了,趁着空隙她道:“各位大叔,那你们忙着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先回......对了大姐儿,你家过冬的柴火还没有吧?下晌了我送过去些。”乔大道。

    温竹青忙道谢:“好啊,谢谢乔大叔!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乔大单手把她的背篓拎起来给她,看着她背上走了,这才和几个打柴的汉子商量。

    温竹青背着背篓下山进了村子,她家住在村子靠里,半山坡一个背风的地方,三间泥胚房子。

    还有半截破落的围墙,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,看起来三四岁上下的样子,温竹青一出现在路口,小男孩已经站了起来大声叫着:“姐姐!”飞一般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温竹青忙叫:“慢点,小心!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迈腾着小短腿儿已经跑到了她跟前,仰着头看着她笑:“姐姐,采了啥?有没有人参娃娃?”

    三年前温竹青进山采药,采了一只形似人形的人参,有小孩的手臂那么粗,四邻八村都传遍了,温竹青的弟弟从能听懂大人说话开始,就把这件事牢牢记住了,只要温竹青进山采药,回来他都要问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大约的他真的以为人参娃娃和他一样,是个小娃娃呢。

    温竹青和往常一样笑着摇头:“没有,一些蘑菇、五味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他的手往回走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姑娘也过来了,很自然把自己的小手塞进她另一只手里,问:“除了蘑菇和五味子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样草药,一会儿姐姐告诉你们是什么。”温竹青道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儿几乎同时‘噢’了一声答应着。

    温竹青领着弟弟妹妹回了家。一进家门,刚将背篓放在了地上,两个孩子就围过来,在背篓里翻找着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好奇。

    温竹青拿过来大簸箕,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簸箕上,坐下开始分拣,弟弟的小手就伸向了五味子。

    “还不能吃,要洗洗呢。”温竹青道。

    弟弟就道:“我不吃,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把温竹青逗得‘噗’的笑了,凑过去在弟弟脸蛋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弟弟的小手捏了一颗果子,真的拿过去装模作样的看,然后趁着温竹青不注意的时候,一下子就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哥哥吃了一个。”妹妹只是说事实而已,倒不是告状,她也不在意,五味子她常吃的。低着头在草药中认真的翻找着,也不知道找什么。

    弟弟眨巴着眼睛:“我尝尝酸不酸。”然后对妹妹笑呵呵的:“不酸,妹妹你也吃一颗吧。”说着拿了一颗送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妹妹摇头:“姐姐说洗了才能吃。”她是很听话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弟弟就道:“那我去洗。”说着绊着小腿去端水。

    温竹青只能先不挑拣草药了,起身跑两步拉住了弟弟:“竹风,你和竹雨捡捡草药,看姐姐采了什么回来,有没有你们认识的,一会儿告诉姐姐。”

    温竹风答应着转身去桌边趴着和温竹雨继续的翻找,温竹青拿来了瓷盆,将两串五味子放进去,去厨房洗了洗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十月初了,这时候的五味子基本上都是被晒干了水分的,就和梅干、杏干一样,比起新鲜水嫩的时候甜了一些,但是吃起来感觉差了点。

【更多精彩内容】

今年霜降時分的作品
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