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河魂
请收藏本站 https://www.shenweiju.cc

长河魂(卢作孚,蒙淑仪)

主角:卢作孚,蒙淑仪

分类:都市小说

作者:王雨

王雨的小说目录

长河魂(卢作孚,蒙淑仪)已大结局

更新时间:2022-11-28 17:10

全文阅读>>>

精彩点评

    有四个实业界人士不能忘记,他们是:搞重工业的张之洞,搞化学工业的范旭东,搞交通运输的卢作孚和搞纺织工业的张謇。

    长篇小说《长河魂》,描写了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以一艘小船“民生”轮起家,进入川江、一统川江、冲出长江、航行四海、回归祖国的艰难、辉煌、传奇的人生历程。他与水和船结下不解之缘、生死之缘,故事跌宕起伏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引人入胜,读来令人感慨唏嘘、荡气回肠。书中涉及多位民国时期的著名人物,艺术地再现了当年的历史风貌。

    《长河魂》精彩片段赏析免费阅读:

    梁波哈哈笑,反倒提高了声说:你龟子心头想的啥子,骗别个可以却骗不了我梁波,你就是想跟翠月好,我看见你在敲别个的门。

    许五谷就猛拉了梁波走:胖娃,你小声点,别个女娃儿家家的,听你这么乱说害羞。

    梁波边走边说: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有啥子害羞的!他跟许五谷是老庚朋友,两人无话不说。

    拉走梁波后,许五谷不好再去找翠月,只好回舱睡了,遭了,梁胖娃说的那些话她肯定听见了。他一晚黑都在做噩梦,后来做了个好梦,梦见他跟翠月拜堂成亲了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懵懵懂懂的他又去看翠月,见舱门开着,不见翠月,就四处寻找,船上也没有见人。他急了,心想,她莫不会跳河寻短见啊!欲哭无声,苍天呃他后悔不已,仰面呐喊,又止住,见码头那陡峭的石梯上,翠月正匆匆朝上登,就赶紧撵上去。

    翠月坚决地朝缙云山上走,说是不想他会这么鲁莽,硬是不知羞!还说他肯定给梁波全都说了,她是无颜再见人了,要去山上的庙子里削发为尼了。他不住地解释,赌咒发誓说他绝对没有对梁胖娃说,如果说了他断手少脚不得好死。翠月就不许他恁个乱说,依旧还是各自走。他拉她又不敢动作鲁莽,只好跟了她且劝且拉且走,一路上不住地赔礼、道歉。

    接待完太虚法师后,卢作孚很疲惫,却心情爽快,就抽空回了趟合川家中。一进院门,就看见11岁的卢国维、9岁的卢国懿、7岁的卢国纪和3岁的卢国仪兄妹在院子里用硬纸板剪接纸船,做了好多的纸船,写有民生、民望等船名。卢国维在地上画了弯曲的川江,写上长江的标注。卢国懿和卢国纪就把做的纸船放到这川江上,排列成了一个浩浩荡荡的庞大船队。他们用麻线系住船头,拉了这些纸船沿河流航行。船顶的旗帜飘扬,每过一个画的城市也停靠那画的码头,嘴里还发出尖利的汽笛声。

    卢作孚呵哈大笑:好,做得好,画得好!

    孩子们好久没有见到父亲了,高兴不已,都围到父亲身边撒娇。

    卢作孚笑道:你们做了这么多的船,可是我们民生公司的船还很少呢。

    卢国维说:爸爸,我们民生公司轮船会多起来的。

    卢国懿说:就是,会有好大的船队!

    卢国仪把刚折好的纸船放到川江里,用小手牵纸船:呜,呜呜,开好远好远!

    卢作孚搂抱了卢国仪亲吻:对,开到大上海去,开到东洋、南洋去

    妻子蒙淑仪从屋里出来,笑道:这些个娃儿啊,就希望民生公司多有些船!

    卢作孚目视操劳的妻子,抚她肩头说:我们是要多有些船,多有些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轮船。看见母亲走出屋子来,赶紧过去向母亲请安。

    一家人围桌子吃饭,卢作孚谈笑风生,给娃儿们说趣事、提问题。他问娃儿们,一张方桌子,用刀砍去一个角,还剩几个?一颗树子上有十只麻雀,打飞一只,树子上还剩几只?一斤铁重还是一斤棉花重?几个娃儿就抢答,方桌子砍去一个角,还剩三个角;十只麻雀打飞一只,还剩九只;一斤铁重比一斤棉花重。卢作孚哈哈笑,说都答错了,却不说答案。淑仪笑道,爸爸是要你们多动脑筋。娃儿们的奶奶也笑,说这还是你们爸爸小的时候,你们爷爷给他出过的题。卢作孚点头笑,是的,我那阵也全都答错了。娃儿们就都扭着奶奶讲答案。奶奶也不说,还是要他们个人去想。

    饭后,卢作孚去自己的房间,见卢国维正在修理钢丝床的弹簧。卢国维力气小,怎么拽也安不上,他想想,从衣兜里掏出钥匙串相助,挣红了小脸,终于把这根弹簧复了位。可那钥匙串却一并留在了床沿上,又是好一番折腾,才发现钥匙环可以分开,就把钥匙环一圈一圈退了出来。卢作孚就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,既不阻止也不帮忙,看完全过程后,容光焕发:

    恭喜你,国维,干得好!

    在卢作孚身后的蒙淑仪乜他道:作孚,看你这个当爸爸的,也不帮帮儿子的忙。

    卢作孚笑道:凡事都要自力更生

    卢作孚带了卢国维、卢国纪去重庆,领他们去看朝天门,指城门上的古渝雄关四个字,说,这朝天门是按重庆的政治地位取名的,此门的规模最大。重庆府有十七座城门,九开八闭,据说像九宫八卦,明朝初期筑城时就固定下来。那闭八门呢,早已经废了。这开九门呢,朝天门、东水门、太平门、储奇门、金紫门、南纪门六门是靠长江的,临江门、千斯门两门是挨嘉陵江的。只有通远门一门接陆路去成都,可见重庆水路之繁华。卢国维点头,所以就需要好多的轮船。卢作孚道,对啊!之后,父子三人坐渡船去了南岸,徒步攀登涂山。卢国纪年纪小,卢作孚抱他走一段又让他自己走一段。三人喘嘘嘘登上涂山时,已是黄昏,都热汗涔涔。站在葱郁的涂山之巅,可遥望北岸夕照下巍峨山城大貌。山风呼呼、松枝哗哗、金波灼灼、山城迤逦如腾。卢作孚敞开衣襟,擦抹脸上汗水,心旷神怡,激情顿生:

    百折来峰顶,三巴此地尊。

    层城如在水,裂石即为门。

    涧以高逾疾,松因怪得存。

    瑞阶金翠色,人世已黄昏。

    卢国维问:爸爸,你念的是啥子诗?

    卢作孚道:儿子,站在这里可以一览层城如在水的山城。这是曾任四川布政司参议的明朝万历年间的进士曹学佺写的《登涂山绝顶》。他一步步爬到这山上来,从这里遥望山城,好生感慨,就写了这首诗。你看,那长江对岸的城市面江而立,江水倒影城市,好壮观。从这山上看,那沿江的六座城门就活像是裂开的石缝一样。卢国维笑,硬还是像。

    你看我们身边的飞泉、苍松,不就如他诗中写的:涧以高逾疾,松因怪得存

    他俩身边就有飞泉流淌,长满了形态怪异的大小松树。

    卢国维粲然笑:是这么的。

    卢作孚道:你再回身看,山城那些码头的石梯坎,在夕阳照耀下,不是呈金翠色么?卢国维为这诗情画意而陶醉,爸爸,他那最后一句是啥子意思?

    他老了,是在感叹呢。卢作孚说,就想到自己已经37岁了,早已过了而立之年,可还有诸多的事情没有做或者做得不好,就深感时间之紧迫,国维呀,人的一生实在是太短暂了,你一定要好生学习,将来才有本事做更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卢国维点头,他还小,并没有父亲的这种急迫心境。

    卢国纪各自采摘山花,抓丁丁猫和蝴蝶玩。

    父子三人步下山后,太阳在西山只剩下小半个脑壳。卢作孚叫了辆马拉车,三人坐了上去。叮铃铃,叮铃铃皮包骨头的老马在赶马人的吆喝下喘吁吁走。沿途的房屋破旧,不时可见讨钱的叫花子。卢作孚心情沉重,看见街檐边一群穿着破旧的人在饮酒说笑,摇头道:

    国维,你看这些老百姓,他们在苦中作乐呢。唉,国家太穷太乱了,有的老百姓就把民国万岁,天下太平民国万税,天下太贫。把万岁,说成是多如牛毛的税收,把太平说成是万般贫困。

    卢国维说:爸爸,他们好穷,啷个还要收别个这么多的税?

    卢作孚道:税收就是钱,都想多得钱呀。所以,政府要收税,军阀也要收税。执政的呢,各自为政;军阀间呢,各不相让,你争我夺呢

    卢国纪打起瞌睡来。

    路过水泥厂时,卢国维说想去看看,卢作孚同意,叫醒了卢国纪。三人下车,付了车费,卢作孚领两个儿子去看了厂区和车间。车间里,昏暗的灯光下,巨大的球磨机吃力地转动、轰隆隆作响,研磨着蓬头垢面的工人们倒进去的一筐筐石灰石。

    卢作孚指着噬合转动的齿轮道:你们看,这就叫互相倾轧

    卢作孚说时,摇头笑,这笑中分明有着苦涩。去渡船码头的路上,就对娃儿们说了自己的人生遭遇和酸甜苦辣,说了外轮与国轮你死我活的不平等竞争,说了军阀借船卢国维、卢国纪听着,在他们那幼小的心灵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    长河魂(卢作孚,蒙淑仪)下拉式,漫画,3D,动漫,电影,电视剧,精彩片段免费阅读结束。

全文阅读>>> 【更多精彩内容】

王雨的作品

好书推荐